佛教故事

大佛顶首楞严经白话译文(三)

时间:2016-8-5 8:58:29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745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   微信分享  护持学佛网 ...

  阿难对佛说:“世尊!我在过去,观见佛与大目犍连、须菩提、富楼那、舍利弗四大弟子,共同宣转法轮,经常讲说这个觉知分别心性,既不在于身体内部,也不在于身体外面,又不在于中间,一切都无所在,一切都无所着,这就名之为心。那么我也一切都无所着,如是名为心不?”

  佛告阿难:“你又讲说觉知分别心性,一切都无所在,是指这种情况。世间虚空,水陆飞行,以及一切所见物象,这就名为一切。你所讲说的不着的那个东西,它是实有呢,还是虚无?若其就是虚无,那么就等同于龟毛兔角;虚无既然不能成立,那么就应当是实有;若其就是实有,为何能说无着?既然有不着者,那么就不可以名之为无。若其无有实相,那么就是虚无;若其不是虚无,那么就有实相;若其具有实相,那么就有物体存在;既然具有物体存在,为何能说无着?所以应该知道,你说一切无着,名为觉知分别心性,是绝对错误的。”

  这时,阿难在大众中,就从座位上站起来,偏袒右肩,右膝着地,合掌恭敬而对佛说:“我是如来最小之弟,承蒙佛陀慈悲爱怜,虽然如今已经出家,还是依仗您的骄怜,所以枉有多闻之功,未得无漏之果,不能折伏娑毗罗咒,被它迷倒颠转,沉溺于淫舍之中,而这都是应当归因于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才能到达真际。唯愿世尊大发慈悲哀悯我们,开示我们奢摩他路,而让所有断失善根之人,破除邪恶见解。”说此话后,五体投地,以及一切大众倾心渴望翘首站立,敬重听闻开示教诲。

  这时世尊,就从他的面门放出种种光芒,这些光芒不停晃耀如百千日,一切佛世界发出六种震动来,如是十方上下象微尘那么多的国土,一时开展显现佛的威神,而让所有世界合成一个世界,其世界中所有一切诸大菩萨,全都住在本国内部,双手合掌承听。

  佛告阿难:“一切众生,自从无始以来,产生种种颠倒情况,造业种因,习惯成自然,如同恶叉果聚。所有修行之人,不能得成无上菩提,乃至另外形成声闻缘觉,以及另外形成外道、诸天魔王和魔眷属,都是由于不知二种根本道理,错乱修习,犹如煮沙,欲成佳肴,纵然经历尘沙劫数,终究不能得以成功。

  是哪二种根本道理呢?阿难!第一种根本道理,就是无始以来,轮转生死根本原因,就是你今现在,和其他的一切众生,用攀缘心,作为心体自性。第二种根本道理,就是无始以来,常住于菩提涅槃状态的那个东西,它的本元是清净无垢的心体自性,则你当今所拥有的心性识精本元觉明,能生一切攀缘之心,只有一切攀缘之心全部离弃,所遗留下来的那个最终离弃不了的东西,才是心性识精本元觉明。由于一切众生,遗失这个心性识精本元觉明,虽然终日在运用它,但是不自觉知,所以才枉入一切生死轮回道中。

  阿难!你今现在,若是想要了知奢摩他路,愿意出离生死轮回,如今我再问你。”

  这时世尊,举起金色手臂,屈着五轮手指,问阿难说:“你如今见到了吗?”

  阿难说:“见到了。”

  佛问:“你见到了什么?”

  阿难说:“我见如来举臂屈指,握成光明拳头,照耀我的心和眼睛。”

  佛说:“你用谁来观见它呢?”

  阿难说:“我和大众,共同都用眼睛来观见它。”

  佛告阿难:“你现在回答我,如来屈指为光明拳,照耀你的心和眼睛,你的眼睛可以见到。你是以什么作为心,对当我的拳头光耀?”

  阿难说:“如来现今征询心之所在,而我用心推寻穷逐,就是这个能够推寻穷逐的东西,我就把他作为我的心。”

  佛说:“咄!阿难!这不是你的心!”

  阿难顿感惊诧,赶忙离开座位,双手合掌,站起来对佛说:“这不是我的心,那它应当叫做什么?”

  佛告阿难:“这是前尘刺激之缘,所引起的虚妄具相之想,正是由于它惑障了你的真心自性,从你无始至于今生,一直认贼为子,遗失你的本元常住真心自性,故而遭受生死轮转。”

  阿难对佛说:“世尊!我是佛宠爱的兄弟,因为心中爱慕佛陀之故,而令我出家修行。我的这个心,何独只是供养如来,乃至周遍经历恒沙国土,承事一切佛以及善知识,发大勇猛,行为所有一切难行法事,都是用的这个心。纵然令我诽谤佛法,永远退失善根,也是因于这个心。若是佛在此时此处,发明它竟然不是我的心,如果真的存在这种情况,那么我就是无心之人,等同一切土木,离开这个觉知的东西,就再也没有其它任何东西存在了。既然如此,为何如来还说这个觉知的东西竟然不是我的心?我确实是惊怖不已。还有这个会中所有大众,无不怀疑迷惑,惟愿佛陀垂大慈悲,开示我们这些未悟之人!”

  这时世尊,开示阿难以及所有大众,想要他们的心契入无生法忍,就在师子座上,摩挲阿难头顶,而告诉他说:“如来常常这样讲说,一切诸法之所以能够生起的原因,都是依靠这个唯一真实心性,才能显现出来;一切因果、一切世界、一切微尘,都是依靠这个唯一真实心性,因为它的显相功能才能形成自体。阿难!若是一切世界当中一切所有的东西,其中乃至一草一叶,一缕一结,如果追究它们根元,全部都有自我体性。即使这个虚空,也有它的名称相貌。何况这个清净妙净光明真心,性自具足一切性能之心,而对于它这样的自我来说竟然无有它的体性存在?若你执着吝惜不舍,那个能够分别觉观有所了知之性,必定就是你的真心,那么就是这个所谓之心,那就应当离弃所有一切色香味触等等一切尘劳事业,另外还有全足之性。这就如同你现在的情况,你来承听我法,是因于我的声相才产生而有你的分别。纵然灭掉一切见闻觉知,内守着一个幽深闲寂的境界,而这还是由于意识分别法尘,所作成的幻有影像存留事业。我并不是用它来告诫你,当你灭掉一切见闻觉知而内守着一个幽深闲寂的境界,这种内守幽闲而执着的状态不是自心所产生的一种作用。但是你对于这样的心,应当微细揣摩,如果它是离开了前尘,另外还有分别的性能,这才真正算是认真认实了你的心。若是这个分别的性能,一旦离开前尘就无有显现前尘的那个本体,这就仍然还是意识之心分别前尘,所作成的幻有影像存留事业。所谓尘者,它们并不是常住的东西,如果它们变灭之时,那么这个心就等同于龟毛兔角,其中又依靠谁来修证无生法忍呢?”

  这时阿难,和所有大众默然自失。

  佛告阿难:“世间一切修行学习之人,现前虽然成就九次第定,仍然不能得到漏尽,成阿罗汉,都是由于执着这个生死妄想,错误认为自己已经达到真实之际。故而你到如今,虽然得到多闻之功,还是不成圣果!”

  阿难闻听之后,重复悲伤落泪,五体投地,长跪合掌而对佛说:“自我从佛发心出家,依恃佛陀威神,时常暗自思惟,无劳我去亲修实证,将谓如来惠我三昧,不知彼此身心,根本不能互相代替,迷失我的本心。虽然身已出家,可是心不入道。比如一个穷子,舍弃父亲逃逝他乡。今日方才知道,虽然具有多闻之功,若不亲自修行,就与不闻相等。如同他人在说吃饭,终究不能填饱自己的肚子一样。世尊!我们现今情况,都是被二种障碍之所缠缚,这确实是由于不知寂常心性所导致的结果。唯愿如来哀怜我们,穷尽显露真实道理,揭发神妙光明本心,开启我们的智慧道眼吧!”

 



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