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故事

大佛顶首楞严经白话译文(二)

时间:2016-8-5 8:58:30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757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   微信分享  护持学佛网 ...

  佛告阿难:“正如你所说的,这个了知之心潜伏在六根的内部,这种情况,犹如琉璃笼罩在两个眼睛上一样。当那个人,把琉璃笼罩在两个眼睛上面,当他观见山河之时,观见这个琉璃不?”

  “正是这样,世尊!当这个人,把琉璃笼罩在两个眼睛上面,确实观见琉璃。”

  佛告阿难:“你的了知之心,若是等同于琉璃笼罩在两个眼睛上面之理,当你观见山河之时,为何不能观见眼睛?若是能够观见眼睛,这个眼睛即是同于身外之境,不得成立随见随分。若是不能观见眼睛,为什么能够这样说,这个了知之心,就是潜伏在六根的内部,如同琉璃笼罩在两个眼睛上面的道理一样?所以应该知道,你说觉了能知之心,就是潜伏在六根的里面,如同琉璃笼罩在两个眼睛上面之理,是绝对错误的。”

  阿难对佛说:“世尊!现在的我,又作如是思惟。这个众生之身,腑藏居在身体内部,窍穴居在身体外面。因为具有腑藏,那么就产生了暗相;因为具有窍穴,那么就产生了明相。如今的我,面对着佛,张开眼睛观见光明,这就名为观见外面;闭上眼睛观见黑暗,这就名为观见内部。这种义理又如何呢?”

  佛告阿难:“当你闭上眼睛,观见黑暗之时,这个黑暗境界,是与眼睛相对呢?还是不与眼睛相对?若是黑暗与眼相对,则此黑暗就在眼前,如何能够成就观见身体内部呢?若是能够成就观见身体内部,这种情况,就象居在暗室之内,没有日月灯光,这个暗室之内所有事物,都是你的焦腑。若是这个黑暗境界,不与眼睛相对,如何能够成就观见身体外面?若是离开观见身体外面这种情况,这个黑暗境界与眼之间,内部相对境象应当形成。闭上眼睛观见黑暗,这就名为见到身体内部;那么当你张开眼睛观见光明之时,为何不能观见脸面?若是不能观见脸面,这个黑暗境界与眼之间,内部相对境象就不应当形成;观见脸面若是形成,那么这个了知之心及与眼根,乃是居在虚空,如何能够形成都在身体内部?若是此心此眼居在虚空,自然就不属于你的身体。假如真是你的身体,即应如来,现今观见你的脸面,也是属于你的身体。假如你的眼睛已有知觉,那么身体就应该没有触觉。如果你必定执着说,身体眼睛两种感觉都有,那么就应该有二种知觉者,就是你这一个身体应当成为两佛才对。所以应该知道,你说观见黑暗,这就名为观见身体内部这种情况,是绝对错误的。”

  阿难说:“我曾经听到佛这样开示四众:由于心生起之故种种法也随之而生起,由于法生起之故种种心也随之而生起。我如今又思惟,就是这个思惟之体,实在就是我的心性,随着它所合之处,心就随即产生而有,也不一定就是在内外中间这三个固定的地方。”

  佛告阿难:“你如今这样说:由于心生起之故种种法也随之而生起,随着它所合之处,心就随即产生而有,你所说的这种情况。但是你说的这个心,若是无有自体,则无任何处所与之相合。若是此心无有自体,而能够与其他处所相合,那不是由六根六尘六识,这十八界,再加上此无体之心,就变成十九界,这个十九界,是由六根六识加上七尘而合成的。这个义理是不对的。若是此心,具有自体存在,如你用手自捏身体,你的所知之心,是从身内出于身外呢?还是从身外入于身内?若是从身内而出于身外,还应见到身内;若是从身外而来入身内,先应见到脸面。”

  阿难说:“见是眼睛所起作用,心知不是眼睛所起作用。若把眼见等同心知,作此见解并非正确义理。”

  佛说:“若是眼睛能见事物,你在此室之内,门能见到你不?并且那些所有已死之人,尚且具有眼睛存在,应当都能观见事物。若是真能观见事物,如何能够把他名为已死之人?阿难!又则你的觉了能知之心,若其必定具有自体存在,那么它是只有一个自体呢,还是具有多个自体?如今此心在于你身,是遍满身体呢,还是并不遍满身体?若是此心,只有一个自体,那么当你用手捏一肢时,四肢都应有所感觉。若是四肢都有感觉,那么这个捏肉作用,应当无有固定所在。若是这个捏肉作用,具有一个固定所在,那么说你只有一个心的自体,这种说法自然不能成立。若是此心,真的具有多个自体,那么你这一人,分化开来变成多人,其中哪一个体才是你呢?若是此心,遍满身体,同于前面一体所捏之理。若是此心,并不遍满身体,当你用一只手触摸头部,同时用另外一只手触摸足部,头部若是具有所觉,足部应该无有所知。然而现今的你,并不是这样的,你的头部和足部都有感觉。所以应该知道,你说思惟之体,随它所合之处,心就随即产生而有,是绝对错误的。”

  阿难对佛说:“世尊!我也听过佛与文殊等诸法王子,谈论实相之时,世尊也这样说:心不在于身体内部,也不在于身体外面。如我思惟,这个心体,在身体的内部而无所见,在身体的外面而不相知。因为此心对于身体内部无知之故,在于身体内部不能成立;因为身心内外相知之故,在于身体外面不是正确义理。如今此心因为内外相知之故,并且在于身体内部而无所见,所以它应当是居在中间。”

  佛说:“你所说的中间,这个中间位置,必定不会迷惑不明,并非无有所在。如今你又推测,此心居在中间位置,那么这个中间位置,它究竟在什么地方?是在身外某一处所呢?还是应当在于此身?若是在于此身,在于此身边际,这个此身边际也并不是中间位置;若是在于此身,在于此身之中,这个在于此身之中即是等同在于身体内部。若是此心,在于身外某一处所,就是这个中间位置,是有所标记呢,还是无所标记?若是无所标记,那就等同于无。若是有所标记,就是这个标记,那么它就无有固定处所。这是什么缘故呢?比如人们作为标记,标记作为中间位置之时,东看成西,南观成北,这个标记体位,既然混乱不堪,心就应当随之杂乱不已。”

  阿难说:“我所说的中间,并非是这二种情况。正如世尊所言,眼色为缘,生于眼识。眼睛具有分别,色尘无有知觉,眼识生在其中,就是心之所在。”

  佛说:“你所讲说的这个心,若是居在根尘之中,那么这个心体,是兼有根尘二种性别呢?还是并不兼有二种性别?若是这个心体,兼有根尘二种性别,则物质和心体互相杂乱,物质非是心体所知,心物之间成敌两立,为何能说它是在于其中?如是心体兼有根尘二种性别不能成立,即是此心,既非知者,又非不知者,那么这个心体就是无有自我体性,则你所讲说的中间,又是什么形相?所以应该知道,你说心在中间,是绝对错误的。”

 



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