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故事

大佛顶首楞严经白话译文(一)

时间:2016-8-5 8:58:32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747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   微信分享  护持学佛网 ...

  第一卷

  我听到佛象这样说的。

  一时佛在室罗筏城祗桓精舍,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在一起。这些比丘,都是无漏大阿罗汉,个个身为佛子,人人住持佛法;善于超越一切生死诸有为法,能于国土成就威仪;随从佛陀宣转法轮,能以妙不可测方式胜任遗嘱;严净奉持戒律,广大性地典范三界;应现无量身形度脱众生,拔济未来超越一切尘劳苦累。他们的名字是:大智舍利弗,摩诃目犍连,摩诃拘絺罗,富楼那弥多罗尼子,须菩提,优波尼沙陀等,而作为其上首。又有无量辟支、无学,以及那些初心学佛之人,一同来到佛所,从属于所有大比丘,休夏自恣。还有十方菩萨,为了咨询如来,解决心头疑惑,敬重侍奉慈严(佛心大慈,待众生如严父,所以用慈严代指佛陀。),将求深密道义。那时,如来铺好座具,安然端坐其上,就为诸会大众,宣示深奥道理,法会当中清听大众,得未曾有。如来讲法之声,犹如迦陵仙音,传遍十方法界,恒沙菩萨都来聚集道场,文殊师利而为上首。

  那时波斯匿王,为其父王讳日营斋,就在宫廷旁舍宴请佛陀,亲自迎请如来,广设珍馐无上妙味,兼及亲自延请所有大菩萨们。城中又有长者、居士,同时备饭供僧,站着等候佛来应供。佛命文殊菩萨,分领菩萨和阿罗汉,应赴所有供僧斋主。

  只有阿难,先前接受别人邀请,远游还未归还,无暇赶及供僧轮次。既没有上座,又没有阿阇黎陪同,途中独自归来。那天没有受到供养。那时,阿难执持应器,在所游城市里,依次循乞食物。心中初求最后一家,把他作为受供斋主,不论净秽贵贱,方行平等慈心,不择卑微低贱,发意圆成一切众生无量功德。阿难已经知道,如来世尊曾在过去,诃责须菩提和大迦叶,是阿罗汉,对于众生心不均平。敬重仰慕如来,开阐道理无遮无蔽,解度所有疑谤之心。经过那座城楼,缓步走在城门,严肃整理威仪,肃正恭持斋法。那个时候,阿难因为逐家乞食,经历一间淫室,遭受巨大幻术。摩登伽女用娑毗迦罗先梵天咒,将他摄入淫席,淫躬来回抚摩,将要毁掉清净戒体。

  如来知道阿难,被她淫术加害,用斋完毕立即归来。波斯匿王以及大臣,连同长者居士,一起跟来随着佛陀,愿闻佛法精要道理。正当那时,世尊头顶放出百宝无畏光明,光中出生千叶宝莲,有佛化身结跏趺坐,宣说神咒。指令文殊菩萨,带着咒子,前往保护阿难。恶咒消灭,提救劝勉阿难和摩登伽,一同归来佛所。

  阿难面见佛陀,顶礼悲泣不已,自恨无始以来,虽然一向多闻,终究未全道力,于是殷勤启请佛陀,请他讲授十方如来得成菩提的方法,妙奢摩他、三摩、禅那,在这三者之中,哪一个才是最初入道的方便法门。那时,又有恒沙菩萨,以及所有十方大阿罗汉、辟支佛等,全都乐愿听闻。众人退坐默然,承受佛陀圣旨。

  这时世尊,在大众中,舒开金色手臂,摩挲阿难头顶,告诉开示阿难以及所有大众:“这里有三摩提,名叫大佛顶首楞严王,具足万行,十方如来一门超出妙庄严路。你现在仔细听!”阿难立刻顶礼,伏受慈悲教诲。

  佛告阿难:“你我共受同一祖气,情意均分天伦。当你最初发心之时,在我法中,观见什么胜相,顿时舍弃世间深重恩爱呢?”

  阿难回答佛说:“当时的我,观见如来三十二相,胜妙殊绝,形体映彻,犹如透明琉璃一般。时常暗自思惟,如此这般形相,肯定不是欲爱之所能生。这是什么缘故呢?因为男女两性,欲气粗浊,腥臊交媾,脓血杂乱,不能发生如是之身,不但胜净妙明,而且聚敛紫金光色。因此崇拜渴仰,从佛剃度落发出家。”

  佛说:“你回答得很好啊,阿难!你们应当知道,一切众生,自从无始以来,生死相续不断,都是由于不知自己常住真心,不知自己这个常住真心,乃是性本清净光明之体,然而你们却用一切妄想之心从事活动,但是这个妄想之心并不真实存在,故而才有生死轮转发生。而你当今,若欲研求无上菩提,真正发掘明心见性,你就应当运用直心,答复我的提问。十方一切如来,过去都是走的同一条道路之故,这才出离生死苦海,他们都是以直心行道的。因为心言都要直行所以才能出离生死苦海之故,因为十方一切如来曾经都是如此过来之故,故而你现在也要心和言都要直行,如是乃至从初始地位始至终结地位,一直都保持不变,在整个中间过程,永无一切委曲之相。

  阿难!现在我来问你,当初你发心出家之时,缘于如来三十二相,你用什么来观见的?又是谁在产生爱乐呢?”

  阿难回答佛说:“世尊!如是爱乐,用我心和眼睛。由我眼睛观见如来胜相,心中产生爱乐,故而我就发心,誓愿舍离生死。”

  佛告阿难:“正如你所说的,那个发出爱乐真正之所,就是因于心和眼睛。但是你要知道,若不识知心和眼睛所在之处,那就不能得以降伏尘劳烦恼。比如国王被贼子之所侵扰,他要发兵讨伐铲除他们,但是这些讨伐贼子的兵众,首要的是应当知道那些贼子所在之处,然后指向征伐铲除。使你生死流转不已,这个心知眼见,正是他们所作为的过咎。如今我来问你,你的心和眼睛,而今在什么地方?”

  阿难回答佛说:“世尊!一切世间十类异生,共同都将这个识心,认为居在身体内部,纵然观察如来青莲花眼,也是在佛脸面之上。而我当今,观察这个浮根四尘,只是在我脸面之上。所以如是识心,实际上是居在身体内部。”

  佛告阿难:“你今现在,正坐在如来讲堂里,你来观察这个祗陀林,而今它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世尊!这个宽大重阁清净讲堂,在给孤园,而今观察这个祗陀林,实际上是在讲堂外面。”

  “阿难!如今你在这个讲堂当中,首先观见的是什么?”

  “世尊!我在讲堂之中,首先观见如来,其次观见大众,如是依次向外望去,方才向远处观见林园。”

  “阿难!那你向远处观见林园,因为什么才有此见?”

  “世尊!这个宽大讲堂,因为它的门窗敞开通豁,故而我在讲堂之内,才得向远处观见林园。”

  佛告阿难:“正如你所说的,身在讲堂之内,因为它的门窗敞开通豁,你才能够向远处观见林园。亦有如是众生,就在这个讲堂当中,不能见到如来,而能见到堂外之物,具有这种情况吗?”

  阿难答说:“世尊!如果身在讲堂之中,不能见到如来,而能见到林泉,绝无这种道理。”

  “阿难!你也是这样的。你的心灵一切明了,若你现前,认为你的那个所明了之心,确实居在身体内部,这时,首先应当了知身体内部情况。颇有众生,首先观见身体内部情况,其后观见身体外面之物?纵然不能见到心肝脾胃、爪生发长、筋转脉摇等等身内情况,实在应该稍微有所明了,如何一点都不知道?由此可以知道,此心必然一点不能了知身内情况,既然此心不能了知身内情况,又如何说它能了知身外情况?所以应该知道,你说觉了能知之心,住在身体内部,是绝对错误的。”

  阿难稽首而对佛说:“我听如来如是法音,从而悟知我心,实际上是居在身体外面。这是为什么呢?比如一盏油灯,点燃放在房室内部,此灯所发灯光,必然能够先照房室内部,从其房室大门射出,最后照到室外庭际。一切众生,不能先见身体内部,唯独观见身体外面,也象这个灯光一样,本来居在房室外面,所以不能照见房室内部。这个义理必须明白,将无所惑,同佛了义一样,获得没有错妄的认识了吧?”

  佛告阿难:“这些所有比丘,就是刚才,随从我在室罗筏城,依次乞食求斋,现在又回归祗陀林,我已吃过斋饭。你来观察这些比丘,一人吃饱之时,能够让其他所有人都吃饱不?”

  阿难答说:“不会饱的,世尊!这是什么缘故呢?因为这些比丘,虽然个个是阿罗汉,但是躯体性命毕竟不同,如何能说一人吃饱,能让大众都吃饱呢?”

  佛告阿难:“若你觉了知见之心,确实居在身体外面,此身此心互相外隔,自然毫不相关,那么心之所知,身则不能有觉;觉若居在身际,心则不能相知。我今现在,挥动示你兜罗绵手,你的眼睛观见之时,心中有分别不?”

  阿难答说:“正是如此,世尊!”

  佛告阿难:“若是内外相知,为何你说此心居在身体外面?所以应该知道,你说觉了能知之心,住在身体外面,是绝对错误的。”

  阿难对佛说:“世尊!正如佛所说的,此心不能观见身体内部情况之故,不是居在身体内部;身心内外互相了知,不相隔离之故,不是居在身体外面。我现在又思惟,知道它在一处。”

  佛问:“此处今在何处?”

  阿难说:“这个了知之心,既然不能了知身体内部,而能观见身体外面,如我思忖,它就是潜伏在六根里面。犹如有一个人,取一个琉璃碗,笼罩在自己两个眼睛上面,虽然有物体笼罩着,而不留下任何障碍。彼根随见之时,随即产生分别。所以我的觉了能知之心,不能观见身体内部情况,是因为它存在于六根之故;分明观见身体外面,无有任何障碍,是因为它潜伏于根内之故。”

 



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