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故事

现代因果报应录(十四)借尸还魂记实

时间:2013-7-22 17:24:35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414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...

 

现代因果报应录(十四)借尸还魂记实

李瑞烈

 现代因果报应录(十四)借尸还魂记实

世风日下,科学由原子进入太空时代的今天,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层出不穷。笔者读“今日佛教”与“征信新闻报”之借尸还魂的报章,应友人之邀,为要证实其事,乃拨忙专程往访“借尸还魂”的主人。

笔者到云林县麦寮之后,即刻赴麦津村中山路九五号得昌建材行,找访吴秋得先生,说明来意,吴老板似有讨厌情绪,但表面上雅意接待。

据吴老板说:“我妻吴林罔腰在四十岁那年(民国四十八)我承标海丰岛工程,罔腰就卧病不起,我在筑工事那段时间,常回家探望罔腰之病,当我从台西骑脚踏车似有负重物之感,我虽有如此感觉,但因乡路崎岖不平,因此未曾注意,但常被工人取笑说:‘老板艳福不浅,常载美女出入,’我总以为工人对我所开的玩笑。后来,该工程完工,我妻罔腰病体渐转恶劣沉重,有一天终告不省人事,延医急救终难苏醒,但阳气未灭,延至二十数天并无进食任何茶汤。于无意之间,不料自己下床行走,与家族及邻居见面很感陌生,所说的话语口音与以前不同。使他莫名其妙,误认为是病后精神失常,要送她往精神病院治疗。而她说:‘我非神经病,送我到精神病院何用,我非你妻,我是金门人朱秀华来借尸还魂的。’当时我疑信参半。”

吴老板停了一下又说:“我一生对所传说荒唐怪诞之事,极不采信,不料戏剧性的‘借尸还魂’发生在自己家里。有一次,我岳母来家探望,罔腰还很陌生,向她招呼‘阿婆来坐’,使我岳母很伤心流泪,我对罔腰说:‘她是你的母亲,如何唤她阿婆。’罔腰说:‘我的母亲在金门。’当时我岳母放声大哭,罔腰安慰我岳母说:‘你的女儿虽然死亡,但肉体尚存,我的肉体是你的女儿的,我完全还是像你女儿一般,你亦不用如此的伤心才好。’”

吴老板说至此,内室步出约有四十岁的妇人,身着白底红绿点花的短衣,如外省籍的女人装束,行如少女般的娇态,面不染丝毫脂粉,很礼貌向大家打招呼,轻声说道:“各位劳驾请坐,我很忙失陪了。”说讫,向外就走。吴老板指她说:“她就是‘借尸还魂’的朱秀华。”

笔者为要见她庐山真面目,便即随背后而出,她在一广场,手握一约四十余台斤的铁槌,截断铁条工作,随后吴老板亦到,他向她谦逊地称呼:“秀华,他们(指笔者等)自远方来,要访问你,请你与他们谈谈几句。”朱秀华便停手,放下铁槌,含着微笑点头,回旅店里坐下,很谦逊地说:“今天很忙不得奉陪,很失礼了。”笔者乘机问:“今天我们专程拜访是为明了小姐在‘借尸还魂’的过程中由来,请小姐将一切细说给我们听听。”

朱秀华微笑,带着踌躇中,慢慢地说:“我住在金门新街,父亲朱海清,母亲蔡叶。”朱秀华说了这几句,突然珠泪盈眶,很伤心的样子,继续又说:“我十五岁就持斋拜佛,当我十八岁那年,战争炮火炮击金门,为求安全计,租渔船疏散于台湾逃难。当我们携带细软及干粮上船,经过一段的时间,小船遇上无情风雨,浪涛冲天,失却了航路,船在激浪大海中漂流数十天,一切的干粮已食完尽,饥迫灾厄降临我们的头上。由此饥寒交加,大部分相依为命的同行人,受饥饿丧命于船中,我亦渐支持不住,不省人事,听天由命,由无情的浪涛漂流,及苏醒争开眼睛,船已靠在岛屿,发觉船中有五、六名陌生大汉下船,抢走所带细软。我无法抵抗,被他们投掷于海中丧命,魂游海丰岛,在此徘徊十数天,,被五条港(海丰岛)张李莫三府王爷收为门下,经王爷公指示,说我阳寿未尽,可向麦寮乡吴秋得之妻,吴林罔腰的尸体还阳,乃暂住王爷庙。不久巧遇吴秋得来五条港承建工程,乘机会与吴秋得来往其间,在吴秋得工程完竣后,随他回乡待机。于是等几天,林罔腰病危沉重,魂归离恨天的时候,我便乘机‘借尸还魂’,但‘借尸还魂’太不容易,最感苦恼的是自己的灵魂,要投与他人肉体非常困难,幸得王爷公协助,经二十数天始完成还魂。”

笔者又追问:“借尸还魂后你有何感想。”她又说:“一切很自然的,但因借人旧屋(按:指徐娘的尸,因为朱秀华是少女),稍有不自然感,而对家人及邻居很感陌生,幸得吴等到对我很好,亦得安乐过日。”说后便起立向我们很有礼貌说:“今天我很忙,不能与各位多谈几句,很失礼,请各位原谅吧。”说讫就向外走了。

笔者转向问吴老板:“秀小姐有无要求回金门认亲。”

吴老板答:“事后托友人到金门,查秀华双亲的下落,据友人说:‘照秀华所言的地址,确有朱海清其人,但自那年战争炮火炮击金门之后,朱海清一家人就失踪了!’所以无法回金门认亲。”

笔者再问:“林罔腰未被‘借尸还魂’以前有无念过书,‘借尸还魂’之后身体是否正常的。”吴秋得说:“罔腰是文盲不识字,还魂之后,她能整理帐项。以前她身体衰弱,只在厨房烧饭外,其他工作一点都不能干,还魂之后,一切形态具有异变,所说口音变成金门腔,身体比较以前健全,厨房方面的工作她就做不成,完全在店里帮忙,身体正常。”

当时笔者看吴老板很忙,所以不好意思再问下去,就此便向吴老板打招呼,离开得昌建材行。

这段“借尸还魂”的故事,在此科学发达的社会,谈起来,实使人怀疑不信,讥笑为荒唐怪诞的奇闻。但是,按笔者访问经过,采取几点,证实“借尸还魂”是真的,信不信由你。

1.林罔腰系四十外岁的徐娘,“还魂”之后其行动如十七、八岁的少女娇姿。

2.林罔腰乃麦寮人,麦寮说话腔口和鹿港的腔口相同。但自“还魂”之后,其说话皆属厦门的腔口(按:金门说话腔口和厦门的腔口相同)

3.林罔腰从前乃系无学,文盲不识字,自“还魂”之后,能写、能算,又讲得一口流利的国语。

4.林罔腰以前是荤食(鱼、肉都吃),自“还魂”之后,不但不食荤腥,连碰都不敢碰,这几年来,她都是茹素(素食,不吃鱼、肉荤菜),和家人分开吃。

5.林罔腰以前体弱,只是会烧饭外,其余什么事都不会做,“还魂”之后,身体健全,会做粗重的工作,厨房方面的工作不会做,完全在店里帮忙。

6.吴秋得先生乃非神棍之辈,绝不是利用“借尸还魂”之名,籍机取利为目的,反之,为要招待访客而费了不少的烟茶费。

笔者离开得昌建材行之后,再在邻近探查“借尸还魂”的实证,悉知当年朱秀华遇难的时候,有林清岛先生目睹其事,当时林先生曾说:“救人要紧,不要抢东西啊。”但众渔民不听劝告,反来辱骂林清岛先生,事后,众渔民皆受到报应,发狂而亡,林清岛反之事业如意。

笔者为要证实此事,离开麦寮之后,即转入台西乡访问。林清岛先生现年五十二岁(民国五十五年),住在台西村,他见我们颇有陌生局促之感,我们说明来意之后,林先生才露笑容。笔者问当年目睹海丰岛所发生的事,林先生说:“当年有一条大船漂来海边,当时有十多位渔民在场,众人见船上有财物,图占为己有,我曾劝众人不可做伤天害理的事,但众人不听我的劝化,反来骂我傻瓜,又迫我不得声张,若大声小怪,就要我的命。”

笔者再问:“当时船上有女人被害吗?”先生说:“确有其事”。又问他:“你知道那船是何处漂来的。”他说:“好象是从福建一带漂来的。”再问:“听说抢财害命的渔民皆发狂而亡是真的吗?”他说:“是的,这些人,个个皆接着发狂死了,现在只剩下一个神经病的孩子,,疯得很厉害。”话到此,时间也不早,而我们还要赶班车,所以就向林先生告辞,结束了这段“借尸还魂”的访问。

在此科学昌明的今日,还要来谈“借尸还魂”的故事,一般人都不相信。但这一切贵在求实证,若有人不相信者,可亲到麦寮查证其事。

俗语云: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”说的不错。朱秀华小姐不杀生换得了再生,泯灭良心的渔民,因为谋财害命而得到发狂死亡的恶果。这是足以做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”的力证。奉劝世人,切莫泯没良心,此实天地所不容,如林清岛先生,心有善念,上天赐其福泽,使贫苦变成富有,足证善恶之报应也。

(中华民国丙午岁蒲月写于宜兰五圣宫修真堂)

 

 


分享到:
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
佛若池交流群:215292643 站长 QQ:191838125  qq:3278835855闽ICP备12010380号
Powered by OTCMS V2.74